侠客风云传前传破解版:如何评价《侠客风云传前传》?问柏

发布时间:2020-06-04 06:00:36   来源:网络
早上激活玩了几个小时就来上班了,不好多作评价,就现在感受到的来说,个人认为十分满分可以打八分了。
前传和本体套用一个世界观,但是差别很大。本体是老武林的重置,养成系统让人眼前一亮,在如今的游戏里,不得不说是一股清流,但是养成模式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自由度,大地图就是强行跑个剧情而已。前传就现在看来是类似于一代金庸群侠传的路子,就游戏模式上贫道觉得各有千秋,我更喜欢前传的模式一些,12个外功/6个内功,靠练功加属性,暂时没见谁能洗掉武功,规划显得比较重要,不看攻略的话,一周目绝对达不到理想状态,能顺利通关就不错了,不同于熟悉的金庸体系,剧情武功发展未知,并不能确定哪个武功一定厉害,学武功之前一定要谨慎,队友可以有多种搭配,这样看来可玩性应该会高一些。

画面不评价,不过进步是有的,战斗可以设置快捷键调节视角,不过地图跑路不能调,这个和前传一样,还是有点蛋疼的。

就现在玩到的剧情来说,还是比较平稳,不突兀,而且彩蛋比较多,不看攻略很容易漏掉东西,可能一个转角你已经失去一层武功秘籍,比如洛阳乞丐后面房间,佛像后面的连城剑法,我是用键盘操作往里走才能看到一点书脚,用鼠标点很难走到那个位置。然后还有一个传闻系统,不过贫道暂时还没有弄明白。

其实对于前传最重要的因素,个人认为有三点,一个是剧情,毕竟没有熟悉的金庸剧情打底,现在看来剧情不会崩。另一个就是平衡,各种武功威力的平衡,获取难度的平衡,内功特效的平衡,增益减益状态平衡,只有平衡了,才能让玩家有兴趣去探索,去搭配,开发新的套路用法,同时更能够显示搭配的重要性。再一个是游戏节奏问题,招式表现炫酷,而且都需要升级,这导致战斗会比较多,战斗时间比较长,前传读条比本体快很多,但是相对老版金庸群侠传肯定会慢的多,给新队友练功刷属性预测要很长时间,不知道会不会大幅度拖慢游戏节奏。
游戏节奏平衡这个方面,我比较欣赏《新至尊江湖》和《金庸群侠传S》,两个小众的游戏,在金庸群侠传之苍龙逐日的剧情上进行改造,引进一个新的战斗系统,内功各有各的用法,武学各有搭配,天赋众多,每个主角都有各自特色,出手集气与武功杀气,各种debuff,最重要的是精确到每一点属性,搭配,规划显得非常重要,就是画面差了些,能够忍受老版金庸群侠传画面的同学可以找来玩一下,绝对给力,算是打了个广告。

上夜班无聊,感觉说了一堆废话。前传无疑是一部值得入手的作品,喜欢武侠风的玩家完全不用犹豫,不过现阶段小bug还比较多,不愿意开荒的话可以等官方出几个补丁再开档。


手机纯手打,喜欢前传的朋友给个赞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难得有人给赞,感动哭了。。。。又是夜班,睡觉前继续说下白天游戏的感受。
作为一名玩过老金庸群侠传和一系列相关mod的人,贫道玩到现在说实话是有点懵逼的,游戏上手就知道规划很重要,所以不敢乱学武功,尤其在很多武功不熟悉的情况下,并不能直观判断哪个比较强力。内功还好,特效都有说明,外功就懵逼了,秘籍下面没有介绍是单体还是群攻,有什么buff加成,威力多少,只能看修炼条件对比,如玉女剑法需求身法70,连城剑法需求身法65,感觉玉女剑法稍微好一点?没有S/L的情况下,现在手上秘籍一堆却没人练,当然贫道自认为这是老司机建立在N个废号上的觉悟,而且因为练功练的多,暂时战斗没有卡点,感觉大师兄二师兄的武功已经被师父一人承包了。。。有可能的话,还是希望官方能给出威力和攻击范围的数据,或者只能求助攻略了。
再一个是游戏的UI用的还是有点蛋疼,如没有快捷键直接打开队友界面或者道具界面,经常不小心右键点出来了得重新进相当麻烦。另外战斗看状态的界面无论是数据的详细程度还是美观程度感觉都不如本传做的好。可以的话希望能得到修改。
支线任务比较多,走几步一个任务,有点在玩巫师3的感觉,当然这是优点,支线任务可以让世界观更加丰满。前传的支线任务做的很好,各个任务之间还存在一定联系,举例来说,刚入洛阳的时候就能看到擂台那有人胸口碎大石,碎大石的汉子是旁边做咸鱼粥老太太的儿子,并没有关注,花十文钱看了还触发了铁匠锻造任务,有湘芸妹子在队伍可以触发咸鱼粥老爷爷的任务,剧情后老太太表示放心了,过了一会再来,老太太说她担心儿子胸口碎大石对身体不好,接着触发去找碎大石的汉子劝他放弃,过了段时间路过的时候发现老太太已经不在了,说是已经无牵无挂追随老爷爷去了,并获得任务奖励。这个任务个人感觉做的非常好,加强了人物之间的联系,更体现了时间的推移,类似玩到的还有景阳冈的孩子和刚开始的碰瓷骗子,都是过段时间拿到的奖励。支线任务这一点,不得不给河洛点个赞。

嗯,差不多感觉可以睡觉了~更多回复:

知乎网友刁民法号林暖暖:
我喜欢的江湖,是这样的:
早上在洛阳广场吃上一碗热乎乎的鲤鱼焙面,在白马寺后院的木板上发现过往游人刻下的俏皮话语。
在台下观赏胸口碎大石的表演,见到碰瓷的还能上前仗义执言。
我没有发光的宝剑,也没有玄而又玄的身世,甚至于我辛勤躬耕的良田,都能被一片乌鸦吃得颗粒无收。
天下苍生我救不来,命数天局我没法改。
我东奔西走,驰北援南,只是因为我的朋友,我的故知,我所天生相信的正义和侠义,流离四海,日夜刀口下过。
玩个游戏,却像是在这有血有肉,风云变幻的江湖里活过一把,感谢河洛。